<xmp id="w44cs"><menu id="w44cs"></menu>
<menu id="w44cs"></menu><nav id="w44cs"></nav>
<menu id="w44cs"></menu>
  • <optgroup id="w44cs"><optgroup id="w44cs"></optgroup></optgroup>
  • <menu id="w44cs"><menu id="w44cs"></menu></menu><nav id="w44cs"></nav>
    中國安全食品網> 獨家> 瀏覽文章
    企查查發布《全面脫貧:830個貧困縣市場主體分析報告(2021)》
    來源:中國安全食品網 2022/1/19 11:31:52

    自2012年我國拉開新時代脫貧攻堅序幕起,到2020年底,國務院扶貧辦確定的全國832個貧困縣已經全部脫貧摘帽,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中國奇跡!

    2022年初,企查查數據研究院發布《全面脫貧:830個貧困縣市場主體分析報告(2021)》,報告包括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從宏觀的角度概覽貧困縣的發展現狀,第二部分通過個體經濟和國有經濟深入分析貧困縣脫貧“摘帽”的關鍵因素。在企業大數據的助力下,追蹤這832個貧困縣的過去與未來,嘗試揭開脫貧真相的神秘面紗。


    “云貴川藏”貧困縣總數超全國三分之一,江浙粵閩地區貧困縣為零


    2021年初,國新辦召開《2020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新聞發布會》,會上通報了幾項重要成果,其中一項為決戰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勝利?,F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絕對貧困現象歷史性消除。

    企查查數據研究院對這832個貧困縣的地域分布整理后發現,我國34個省級行政區中有22個曾擁有貧困縣,貧困縣數量最多的是云南,有88個貧困縣;數量最少是海南,也有5個貧困縣。從省份分布來看,我國貧困縣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區,“云貴川藏”四省的貧困縣總數超過全國的三分之一。從城市上來看,西藏日喀則市以及四川甘孜的貧困縣數量最多,均有18個貧困縣,貴州黔東南有15個,重慶市則有14個貧困縣,排名第四位。

    哪些地方沒有貧困縣?“江浙粵閩”四省、遼寧以及山東均沒有國家級貧困縣,直轄市中北京、上海以及天津沒有國家級貧困縣。

    image.png

    830個貧困縣市場主體數量超2千萬家,中部地區貧困縣發展水平高于西部


    市場主體是經濟發展的基礎與命脈。企查查數據顯示,我國830個已摘帽貧困縣現存市場主體達2001.6萬家,其中貴州省的貧困縣市場主體總數最多,達214.3萬家;云南省緊隨其后,共計203萬家,河南、安徽、河北的貧困縣相關企業總數排名前五位。

    企查查數據研究院發現,有的省份貧困縣數量多導致市場主體總數多,例如貴州、云南依然排名靠前,而河南、安徽、河北作為人口和GDP大省,市場主體數量在省份中一直名列前茅。值得注意的是,僅有貴州、云南、河南三個省份的貧困縣市場主體總數在兩百萬家左右,排名第四的安徽僅有133.8萬家。

    為了排除單個省份貧困縣數量較導致市場主體數量多帶來的干擾,企查查數據研究院將各省的貧困縣市場主體總量除以貧困縣總量,將得到的數值定義為“貧困縣市場主體密度”,用以衡量該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

    企查查數據顯示,安徽省、河南省和重慶市的貧困縣市場主體密度最高,分別有6.69萬家、5.81萬家和5.20萬家,處在第一梯隊。湖北、貴州、江西的貧困縣市場主體密度約為4.27萬家、3.73萬家和3.24萬家,處于第二梯隊。此外,新疆、內蒙古、廣西、四川、陜西、青海、西藏的貧困縣市場主體密度均在2萬家以下,排名最末。

    企查查數據分析師吳曉婷認為,總體來看,受地域、經濟、文化等客觀因素的影響,無論從GDP總量來看,還是從貧困縣市場主體密度來看,西南以及西部地區的貧困縣發展水平不及中部地區的貧困縣發展水平。

    image.png

    第三產業助力貧困縣“摘帽”,農業、畜牧業因地制宜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產業扶貧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    2016年,國務院發布《關于“十三五”脫貧攻堅規劃的通知》,明確指出農林產業扶貧、電商扶貧、科技扶貧等是產業發展脫貧的重要內容,同時提出農林種養產業扶貧工程、旅游基礎設施提升工程等重點產業扶貧工程。企查查數據顯示,830個貧困縣的市場主體主要集中在批發零售業、住宿餐飲業以及農林牧漁業,分別有545.5萬家、251萬家與133.3萬家。

    具體來看各地貧困縣的細分產業,企查查數據顯示,河南、安徽、湖北、陜西、江西以及湖南等中部省份貧困縣以農業為主,尤其是河南與安徽的貧困縣農業市場主體均超過8萬家,此外湖北、陜西的貧困縣農業相關市場主體也超過了5萬家,江西、湖南的貧困縣農業市場主體超過3萬家,東北黑龍江的農業相關市場主體超過4萬家。

    西南和西北部地區則畜牧業更為突出,企查查數據顯示,云南貧困縣的畜牧業市場主體近13萬家,在貧困縣省份中居于首位,貴州則超過8萬家,甘肅、內蒙古、四川以及青海的畜牧業相關市場主體則分別有6.8萬家、5.2萬家、4.1萬家和2.8萬家,均超過該省貧困縣的農業相關市場主體數量。2016年《全國生豬生產發展規劃(2016-2020)》發布,將東南沿海及南方八大水網地區被劃為約束發展區,而云南、貴州則被劃為潛力發展區,鼓勵養殖企業從東南沿海向西南、東北轉移。

    地域偏僻、耕地資源稀缺與經濟基礎薄弱是我國貧困縣的普遍特征,農業、畜牧業是貧困縣賴以生存的產業。近年來,國家大力扶持和發展現代化農業和畜牧業,大力培養農村實用型人才隊伍,因地制宜發展特色農業經濟,為促進鄉村產業振興提供有力支撐。

    image.png

    人民有力量:88%的貧困縣個體經濟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企查查數據顯示,我國830個已摘帽的貧困縣中,目前現存的市場主體總數達2001.6萬家,從企業類型上來看,個體工商戶最多,達1501.5萬家,占總量的約75%,國有企業約6.02萬家,數量占比約為3%。外商投資與港澳臺投資企業共1.57萬家。個體經濟多扎根于批發和零售業、餐飲與住宿業以及農、林、牧、漁業等,通過第三產業幫助自身脫貧。

    企查查數據顯示,830個貧困縣中有736個貧困縣的個體工商戶數量占該縣市場主體總量的比重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占比高達88%,由此可見,近九成的貧困縣脫貧背后,個體經濟可謂功不可沒。

    現如今,在個體戶的基礎上,“新個體經濟”應運而生,成為數字經濟重要組成部分。國家發改委等13部門發布《關于支持新業態新模式健康發展,激活消費市場帶動擴大就業的意見》,明確“鼓勵發展新個體經濟,進一步降低個體經營者線上創業就業成本,支持微商電商、網絡直播等多樣化的自主就業、分時就業”。貧困縣的個體戶在個體經濟2.0的時代,也將展現出新的活力與韌勁。

    企查查數據研究院發布貧困縣個體經濟TOP30榜單,我們計算貧困縣個體工商戶數量占所有貧困縣個體工商戶總量的比重除以該貧困縣市場主體總量占所有貧困縣市場主體的總量的比重,得到“貧困縣個體經濟TGI”指標,旨在挑選出個體經濟發展靠前的貧困縣,重點分析他們的脫貧“秘籍”。

    排名首位的是河南省寧陵縣,貧困縣個體經濟TGI高達119。該縣以農業為主,零售業成為了幫助脫貧的“推手”。為了讓貧困群眾實現物質和精神雙脫貧,寧陵縣開展了社會扶貧“3+”、“六全”扶貧模式,社會愛心和扶持個體經濟雙管齊下,包括鼓勵個人創辦同心圓夢超市,推動“十星農戶”評選等,完成從“要我脫貧”到“我要脫貧”的轉變。

    排名第二的是云南省瀾滄拉祜族自治縣,該縣地處大山深處,基礎設施“補短板”成為當務之急,修機場、通高速,瀾滄拉祜族自治縣正在加速形成立體交通網絡。除此之外,云南省氣候獨特,因地制宜才能為該縣的傳統產業體質增收,在培育林業經濟、熱帶水果、香料、鄉村休閑以及轉移就業的同時,著力鞏固提升茶葉、蔗糖、畜牧、冬季農業“四大傳統產業”,為脫貧夯實基礎。

    image.png

    國家有力量:“扶貧”相關國企超1700家,國企成脫貧中堅力量


    企查查數據顯示,我國830個貧困縣的市場主體近兩千萬,其中國有企業共有約6萬家,占所有市場主體總量的3%。

    國有經濟不同于個體經濟,個體經濟主要集中在第三產業且個體體量較小,聚沙成塔扶貧助困。而國有經濟則重基建,體量大,通過國家力量重點扶貧。企查查數據顯示,830個貧困縣的約6萬家國企中,包含關鍵詞為“扶貧”的企業共有1347家,占比約為2%。而全國范圍內共有關鍵詞為“扶貧”的現存國有企業1764家,830個貧困縣擁有76%。

    企查查數據研究院計算了“國有經濟TGI”指數,其中TGI指數大于100的貧困縣多達707個,占所有貧困縣數量的85%,表示在貧困縣中國有企業在全縣的市場主體中的比重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我國幅員遼闊,地大物博。國有企業在不同的貧困地區承擔著迥異的脫貧攻堅責任。企查查數據研究院挑選西南、華東等七個區域,每個區域選出了一個結合當地地貌、氣候與文化特征的省份,抽調其中的具體貧困縣,分析其中的國有企業主要扎根的領域。

    image.png

    總體上來看,基建是各貧困縣國有企業幫扶的重點,主要集中在交通、水利、電力、供暖、安居工程等方面,為貧困縣“站起來”打造堅實的基礎。

    具體來看,各地區各有特色,脫貧方式因地制宜。云南省氣候適宜茶葉與咖啡豆生長,國有經濟在施甸縣、隆陽區等地均有茶業與咖啡等產業的幫扶;安徽水系稠密適宜農作物生長,國企對當地的種業發展提供幫助。內蒙古樹木資源豐富,國企則著重發展森林工業與綠業;黑龍江為我國重要的糧食生產黑土地,國有企業在當地則化身“糧庫”,為國人“吃飽”嘔心瀝血。


    文章點評
    關注我們
    白屁股大腿高粱地呻吟
    <xmp id="w44cs"><menu id="w44cs"></menu>
    <menu id="w44cs"></menu><nav id="w44cs"></nav>
    <menu id="w44cs"></menu>
  • <optgroup id="w44cs"><optgroup id="w44cs"></optgroup></optgroup>
  • <menu id="w44cs"><menu id="w44cs"></menu></menu><nav id="w44cs"></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