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w44cs"><menu id="w44cs"></menu>
<menu id="w44cs"></menu><nav id="w44cs"></nav>
<menu id="w44cs"></menu>
  • <optgroup id="w44cs"><optgroup id="w44cs"></optgroup></optgroup>
  • <menu id="w44cs"><menu id="w44cs"></menu></menu><nav id="w44cs"></nav>
    中國安全食品網> 聚焦> 瀏覽文章
    社會共治,讓食品安全水平更上一層樓
    來源:中國安全食品網 2022/7/28 11:22:50

    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一屆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 陳君石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航掌舵,14億多中國人民團結奮斗、勇往直前,中華民族走過了非凡十年。即日起,本報在“奮進新征程 建功新時代”總欄目下,開設“非凡十年”子欄目,全方位多層次反映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食品行業的發展實踐、重大成就和寶貴經驗,展現食業人勵精圖治、篤行不怠的精神狀態,提振行業信心。在新發展格局構建中,繼續肩負起食品行業的“天”大責任,用優異成績向黨和人民交出新的滿意答卷,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

      “民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秉h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人民生命健康安全,多次對食品安全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落實“四個最嚴”要求,確保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

      十多年來,我國食品安全形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包括食品安全法的出臺和多次修訂,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體系逐步完善,食品安全管理體制與時俱進,行業企業對食品安全的投入大大增加,自我管理的意識和食品安全保障能力明顯提升??梢哉f,食品安全形勢總體穩定向好。但是,鑒于我國農業和食品行業的生產結構仍相對落后的現實,未來,我們還要繼續共同應對食品安全問題。而要讓我國的食品安全水平更上一層樓,應建立食品生產全過程監管體系,開展多部門、多學科、全行業合作及社會共治,讓政府對食品安全監管更有公信力,需要我們每一個人的共同努力。

    法規標準持續完善,監管不斷優化

      2008年發生的三聚氰胺事件是中國食品安全的一個轉折點,重挫了消費者對于我國食品安全的信心,也觸發了食品安全領域此后一系列重大改變。突出體現在以下3方面:

      一是法規從嚴從全。政策法規是保障食品安全的基石,2009年,我國第一部食品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正式頒布。盡管是在過去實施了很多年的食品衛生法基礎上誕生的,但是有不少新理念,然后于2015年、2018年和2021年數度進行修訂,法律文本不斷完善,最終全面覆蓋食品生產、加工、銷售、服務等各環節。食品安全法以“風險”理念為導向,采用了國際通用的食品安全風險分析框架,包括風險評估、風險管理和風險交流?;诳茖W進行風險分析,結合人民群眾的實際需要,及時強化了對特殊食品(保健食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和嬰幼兒配方食品)、網絡食品、進出口食品的安全監管,并強調了食品生產經營者的主體責任。不僅如此,食品安全法還根據民眾的反饋,加大了對食品安全違法犯罪的懲罰力度,被稱為“史上最嚴”。此外,涉及食品安全的《生豬屠宰管理條例》《農藥管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商品檢驗法實施條例》等也相繼修訂。

      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制度對我國食品安全監管具有重要意義。2009年版食品安全法出臺后不久,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專家委員會建立,次年即開始工作。食品安全法中規定:“國家建立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制度,對食品、食品添加劑中生物性、化學性和物理性危害進行風險評估”。專家委員會共42位成員,除了衛生,還包括農業、環境和食品安全、化學、生物學等領域的專家。政府部門根據收集到的風險評估要求,提出需要開展的風險評估項目,交由專家委員會討論,確定哪些需納入國家評估計劃。

      十多年來,專家委員會在風險評估方面取得的成績可以歸納為以下3個方面:一是建立了中國獨一無二的體系。它是國家層面的,由專家組成,并且有一個強大的秘書處(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負責)?,F在已經進入第二屆,委員人數有較大增加,學科覆蓋面有所擴大,分設化學性危害、生物性危害等4個專家組,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體系得到進一步完善。二是培養了一批人才。除了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專門從事風險評估的專業人士以外,分布在全國各地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疾控機構的一批專家已經成長起來了,他們不僅成為專家委員會的委員,還承擔了地方上的風險評估任務。三是完成了一系列的評估項目,有優先評估項目,還有一些應急評估項目。

      二是標準接軌國際。經過多年努力,我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體系框架、制定程序、科學依據等方面與國際食品法典和主要發達國家基本一致,能滿足監管部門執法的需要。截至2021年底,我國共發布食品安全國家標準超1400項。從2007年開始,中國擔任國際食品添加劑法典委員會、國際食品農藥殘留法典委員會的主持國,負責統籌討論并深入參與國際食品標準工作,引領兩個領域的國際標準制定修訂工作。

      標準水平的提高,得益于對風險分析框架的應用。以含鋁添加劑相關標準為例,鋁被認為與老年癡呆有關,盡管科學上證據還不確鑿,但鋁吃多了對身體確無好處,所以我們就開展了含鋁添加劑攝入量的風險評估。收集了數萬條食品中鋁含量的數據,開展了國際通用的風險評估,結果發現,中國大概有1/3的人超過了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糧農組織聯合食品添加劑專家委員會(JECFA)所建議的健康指導值(PTWI),特別是吃膨化食品的青少年。于是,專家委員會迅速推動了添加劑標準的修改,規定除了油條和少數油炸食品仍允許使用含鋁添加劑(如明礬)以外,其他面制品(如饅頭等)都不再允許添加含鋁添加劑。這個案例很好地體現了以風險為基礎的原則。

      目前,我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規定了19種污染物的313項指標,超過了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18種污染物的113項指標)、美國(10種污染物的29項指標)、歐盟(26種污染物的289項指標)等主要發達國家或地區。一些在國外允許使用的物質,如瘦肉精、面粉增白劑等,在我國都是禁止的??梢哉f,現在已經找不到一個“國外有而中國沒有”的食品標準。相反,中國制定的標準,有些國家可能沒有。

      三是監管不斷優化。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改革加強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見》,明確將食品安全納入國家科技計劃,加強食品安全領域的科技創新,引導食品企業加大科研投入,完善科技成果轉化應用機制,推進食品安全治理體系現代化進程。從農田到餐桌的全過程食品安全監管體系開始建立,由具體行業監管、綜合監管逐漸向食品安全風險全鏈條、各環節治理轉變,堅持用“四個最嚴”保障人民群眾飲食安全。近年來,重大食品安全風險得到控制,沒有發生過一起重大食品安全事件。

      隨著經濟發展,新技術、新工藝的出現,食品安全領域也面臨新的挑戰。

      近年來炒作甚廣的轉基因食品,除了人們熟知的轉基因蔬果、豆類等,還有由轉基因微生物生產的大量食品配料,如維生素、氨基酸等。實際上,85%以上的酶制劑都是由轉基因微生物生產,技術十分成熟,是未來食品發展的主要方向之一。我國對轉基因食品的監管一直十分嚴苛,從轉基因農作物的研究、試驗、種植,再到轉基因食品的生產、加工,都要取得相關許可證,在整個流通環節實施嚴格的標識制度,包括廣告用語,這為人們“吃得明白”“吃得放心”提供了保障。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已經持續3年,疫情下,外賣配送、冷鏈食品領域出現了人員感染新冠病毒和食品包裝病毒核酸陽性等問題?,F有科學證據表明,新冠病毒不大會通過購買、制備食品傳播,但污染食品是可能的,會給食品安全帶來挑戰,要采取科學應對措施。對此,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及時印發了《冷鏈食品生產經營新冠病毒防控技術指南》等系列文件,加強對冷鏈食品生產經營各環節的消毒、防控及高風險崗位人群的管理,公眾不必過于擔心。

    食安問題會長期存在,三類風險須進一步管控

      食品安全監管的任務不是消除危害,而是控制風險,這是國際共識。經過十多年的治理,我國食品安全水平有很大提高,食品安全形勢穩定向好,通過建章立制、實施食品安全戰略,推動食品安全治理進入了持續健康發展軌道。然而必須承認,當前食品安全形勢雖然整體上穩中向好,但我國相對落后的農業生產結構和食品產業結構決定了食品安全問題會長期存在。我國現在還有1億多農戶,他們是肉、蛋、奶、糧食、蔬菜、水果的生產者,這些農產品或是直接被人們食用,或是作為加工食品的原料進入食品生產線,這1億多個體農戶很難完全避免發生一點農藥殘留超標等的問題。同樣,我國食品生產加工企業和餐飲服務業都以小型企業為主,盡管所占市場份額不多,但數量大,食品安全素養參差不齊。

      從對于消費者的健康危害來看,當前我國食品安全主要問題有3類:

      一是食源性疾病。俗稱食物中毒,包括食物過敏。無論是發病人數還是疾病負擔,致病性微生物引起的食源性疾?。ㄕ急瘸?5%)都是全球頭號食品安全問題,也是中國的首要食品安全問題,但一直沒有引起社會大眾和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常見的食源性疾病包括禽、肉類引起的沙門氏菌??;水產品引起的副溶血性弧菌食物中毒和肝吸蟲??;水產品等多種食品在兒童青少年中引起的諾如病毒中毒等。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調查顯示,2020年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西藏除外)發生7073起食源性疾病暴發疫情,共37454人患食源性疾病,導致143人死亡。近年來,蘑菇中毒成為食源性疾病首要死因,在2020年發生的4662起病原確認的食源性疾病疫情中,有58%由毒蘑菇造成。

      二是有害化學物污染。例如,重金屬污染、農藥殘留、獸藥殘留、天然毒素等化學性污染。雖然我國已建立完善的污染標準,但由于我國農業生產以個體農戶為主,中小型食品生產經營者數量眾多,農藥殘留超標、微生物不合格、濫用非法添加劑等問題還是偶有發生。據國家市場監管總局2020年抽檢顯示,占市場份額較大的生產企業、經營企業的食品不合格率均低于總體不合格率。換句話說,提升食品安全水平需要食品生產向集約化、規?;l展。

      三是假冒偽劣。幾乎每個消費者都曾碰到過假冒偽劣食品,比如用雞鴨肉等冒充牛羊肉、蜂蜜加糖、用非法添加劑打造誘人的色香味等。假冒偽劣在國際食品安全領域通用的概念叫“食品欺詐”,指用非法手段獲得經濟利益,除了生產假冒偽劣食品外,還包括虛假宣傳、誤導消費等。假冒偽劣食品多為小作坊生產,常使用不合格的食品原料、生產環境簡陋、生產設備簡單、食品安全意識淡薄,再加上部分地方執法不嚴,導致未經檢驗檢疫的肉類、添加非食用物質的食品、“三無”食品、過期食品、“山寨”品牌等假冒偽劣食品問題屢禁不止。數據顯示,僅2021年前8個月,全國農村假冒偽劣食品專項執法行動就查處案件約11.87萬件,查扣假冒偽劣食品超3000噸。食品欺詐不一定等于食品不安全,但極大地打擊了消費者對食品安全的信心。

    走向全過程監管,加強食品信息交流

      保障廣大人民群眾的食品安全,貫徹“四嚴”要求、完善監管是必由之路。當下,在食品終端抽樣檢查仍是政府監管食品安全的重要手段,未來,我國應建立食品生產全過程監管體系。

      政府部門、公眾都把樣品抽檢看得很重要。的確,抽樣檢驗是發現食品安全問題的工具,但它不是監管唯一的、最重要的手段。安全的食品不是靠監管出來的,更不是靠檢驗出來的,而是生產出來的。即便食品抽檢合格率超過99%,也并不能說明食品安全沒有問題。且不說抽樣是否具有代表性、是否充分覆蓋中小型企業產品,單純這一個數據,只是終端產品的抽檢結果,不能反映食品的整個生產過程。

      全過程監管與終端產品抽檢,是不同的兩種監管模式,體現了不同的監管理念。丹麥是全過程監管的標桿,食品安全監管從農田的環境監測開始,直到食品的生產加工、運輸流通、餐飲消費、進出口等各環節,覆蓋全過程,避免了安全隱患,還能促進經營主體樹立責任意識,加強自律。因為構建了這樣一套“從養殖場到消費”的安全監管體系,即便食品抽檢合格率才70%—80%,丹麥也依然是世界公認的食品最安全國家。當然,現階段我國不實施抽樣檢驗也是不行的,但應該認識到,終端產品抽檢監管模式是落后的,未來要走向全過程監管。

      現階段,還需要著力“修補”我國食品安全風險分析框架中的短板——食品安全風險交流。十幾年來,我國食品安全監管力度持續加大,創新監管措施越來越到位,初步形成了食品安全社會共治格局,食品生產經營者誠信守法意識、公眾食品安全意識和社會參與度進一步提高??梢哉f,目前我國在食品安全方面已經和國際接軌,監管之嚴格甚至已經到了苛刻的地步,例如嬰幼兒配方乳粉必須注冊配方,世界從未有此先例。然而,從食品安全治理效果和民眾的現實感受來看,二者之間還存在一定差距。

      《柳葉刀》主編Richard Horton此前說過一段很有意義的話——“我們現在防控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是在兩條戰線上作戰,一條是病毒,另外一條就是信息的嚴重不對稱?!庇捎谛畔⒉粚ΨQ,消費者對很多食品安全問題存在誤解,以至于對食品供應的安全性喪失信心,導致謠言四起,經過社交媒體的傳播,負面影響很大。而且,一些謠言往往重復出現,像“西瓜打甜味劑”,每隔一段時間就卷土重來,而且每一次都會有人相信。盡管這些負面信息不會危害健康,但是對消費者造成的心理損傷要遠遠大于食品添加劑濫用和農藥殘留、獸藥殘留、重金屬超標等問題,而且又會進一步加劇消費者對于食品安全的擔憂與不信任。所以,盡量消除信息不對稱,讓消費者具備基本的食品安全科學知識,是當務之急。

      然而,盡管專家不斷地提供科學、準確的信息,主流媒體也努力做正面報道;盡管政府設立了食品安全宣傳周,加大科普宣傳力度,問題還是遠未得到解決。國際共識是,發生任何食品安全事件或要預防任何食品安全問題,都需要遵循食品安全風險分析框架,風險評估、風險管理和風險交流這三部分缺一不可,而且要相互關聯。如果說風險評估主要是科學家的行為,風險管理主要是政府的行為,那么風險交流的參與者則是食品安全的所有利益相關方,包括科學家、政府官員、監管者、媒體、全產業鏈上的生產經營者,甚至還包括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政府部門應設立專門的風險交流機構,有專門的人才和經費保障。較之政府部門和科學家個體,學術團體等獨立第三方機構在風險交流方面具有獨特優勢,因為沒有自己的利益和立場,比較公正、客觀。在國外,第三方機構比較強大,國內的第三方機構因為建立的時間還短,數量較少且比較弱小,政府應該加以扶持,充分發揮其作用。

      另外,要改風險交流為全面的、廣義的食品信息交流。從科學家角度,風險不可避免,沒有任何事情是零風險的,習慣說“可接受的風險”;但是,對于消費者,“風險”這兩個字本身具有負面屬性,只要一說“風險”,不管風險多低,都會認為還是不安全。改為食品信息交流還有另一重原因——食品具有營養、美味、健康等多種屬性,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也應該開展廣義的食品信息交流,告訴消費者怎么吃出營養健康,而不局限于風險交流。

      總之,政府要出力暢通食品信息的傳播渠道,食品專業人士和主流媒體要主動出擊,向社會傳播食品安全知識,讓公眾從多維度了解食物,安心享受美味。多部門、多學科、全行業合作及社會共治,使食品安全從穩中向好更上一層樓。

      (本報記者 劉艷芳整理)

    《中國食品報》(2022年07月28日01版)

     ?。ㄘ熅帲?/span>韓松妍

    文章點評
    關注我們
    白屁股大腿高粱地呻吟
    <xmp id="w44cs"><menu id="w44cs"></menu>
    <menu id="w44cs"></menu><nav id="w44cs"></nav>
    <menu id="w44cs"></menu>
  • <optgroup id="w44cs"><optgroup id="w44cs"></optgroup></optgroup>
  • <menu id="w44cs"><menu id="w44cs"></menu></menu><nav id="w44cs"></nav>